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站草几直播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人民日報:太湖治理走向深層次初步實現經濟環境協調發展

人民日報:太湖治理走向深層次初步實現經濟環境協調發展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10-21
摘要:

原標題:太湖治理,汗水沒白流(綠色家園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②)

人民日報:太湖治理走向深層次初步實現經濟環境協調發展

《人民日報》2017年12月9日10版 版面截圖

人民日報:太湖治理走向深層次初步實現經濟環境協調發展

經過多年治理,太湖重煥光彩。 潘正光攝(新華社發)

原題:2007年一場藍藻危機襲擊了江蘇無錫,如今,這一帶太湖水環境如何?

太湖治理,汗水沒白流

“太湖水質由2007年的Ⅴ類改善為Ⅳ類,富營養化程度從中度改善為輕度。15條主要入湖河流連續5年消除Ⅴ類和劣Ⅴ類,流域重點斷面水質達標率逐年提升。”11月28日,江蘇省太湖辦副主任錢江的一席話,讓許多人激動不已——十年治太,汗水沒有白流。

“難得的是,這些變化是在蘇錫常常住人口較2007年增長7.5%、GDP較2007年增長143%的情況下實現的。”江蘇省太湖辦主任朱鐵軍表示,太湖地區探索走出了一條經濟發達、人口稠密地區湖泊治理的新路。

搬出保護區,拿起打撈網

太湖邊普通人生活被藍藻改變

太湖,帶給江蘇無錫綿長的岸線、美麗的風光和富饒的資源。然而,由於當地生產生活超強度的索取,太湖這顆明珠曾一度黯然無光。

家住無錫市濱湖區的許春紅是區藍藻辦的工作人員,她印象中,兒時的太湖,“水上有白帆,水下有紅菱,水邊蘆葦青,水底魚蝦肥”。

后來,這個平均水深不足兩米、身處中國經濟發達地區的淺水湖泊,卻遭受污染之痛。比如無錫濱湖區兩個鎮近50公裡的湖岸,分布著大大小小的船菜餐館﹔環湖的小化工廠、印染企業廢水大量入湖。這些岸邊的污染源,導致水體富營養化,藍藻瘋長,有的地方磚頭放在藍藻上也沉不下去。

2007年5月29日,藍藻暴發導致停水,危機引發全國關注。人們終於見識到了這個中國第三大淡水湖的“病情”。太湖流域跨越蘇、浙、滬、皖,面積2338平方公裡。無錫作為太湖水危機最先暴發的地方,更是直接被推上了風口浪尖,濱湖區因為擁有諸多太湖岸線,成為無錫治理太湖的一個前沿陣地。

作為藍藻辦的工作人員,以前,每到藍藻生長的時間,許春紅都不敢掉以輕心,她不僅要協調組織人員打撈藍藻,還要成立督察組,每天督察核實沿湖藍藻和水草發生、打撈處置等情況。

回想之前每年日復一日的打撈,藍藻總量卻沒有明顯減少,許春紅對此感到有些無奈。“藍藻瘋長,濱湖區首當其沖,我們處於太湖水域下風向,藍藻瘋長的時候,有點風,藍藻都會被吹到我們這邊。濱湖區入湖河道水浜數量不少,作為藍藻最后的把關人,我們隻有背水一戰,邊疏邊堵。”她說。

濱湖區居民蔡連生沒想到,自己在太湖邊生活了大半輩子,到老卻搬出了太湖沿岸核心保護區。“我們小時候就有藍藻,但沒想到那一年,藍藻瘋長讓我們都沒水吃。所以當政府說要治理藍藻,讓搬遷,盡管舍不得老房子,我們還是搬了,我自己還做起了藍藻打撈員。”65歲的蔡連生這樣說。

打撈處理與控源截污並重

無錫水域總氮總磷濃度大幅下降

時間拉到今年8月28日16時許,室外氣溫高達37攝氏度,石介平和往常一樣,來到濱湖區壬子港打撈點,開始下午的藍藻打撈。

每年4月到10月,都是石介平忙碌的日子。“我們4月開始收割水草,5月到10月就要打撈藍藻。”石介平說,盡管有多年打撈經驗,但今年5月,藍藻暴發和水草瘋長疊加,還是讓他們忙得不可開交,甚至從蘇州水利局調船支援。

不過,后來因為氣溫太高,並不適宜藍藻生長,水面的藍藻不多。“今年是干黃梅,都沒怎麼下雨,就出梅了。”62歲的石介平是這個打撈點的隊長,今夏的天氣,讓他們有了難得的輕鬆時間。

石介平帶的這支打撈隊有10個人,平均年齡都在60歲以上。2007年以前,他們都只是太湖岸邊的村民,藍藻也是尋常可見的肥料。2007年那場危機后,藍藻成了最讓人頭痛的字眼。

危機之前,無錫從來都沒想到藍藻暴發會成為一個問題,更沒有現成的治理方案。濱湖區是太湖藍藻泛濫的最前沿地區,隻有用原始的手段開啟治理的道路。

“最開始,就是組織了幾百人,站在大堤上,用農具來舀藍藻﹔臨時租用了漁船,在湖面上撈。”石介平回憶說,但舀上岸的藍藻,仍然會發臭,而且,純粹依靠人工舀,也不是長久之計。

2008年,打撈人員開始嘗試用水泵吸藍藻﹔2013年,濱湖區在112.6公裡太湖岸線上,以31個打撈點為主,建立了打撈平台﹔同時配套建設了7個藻水分離站,藍藻日處理能力達15720噸天。

如今,濱湖區組建了25支藍藻專業打撈隊,人員達414人,各種打撈船100艘。據江蘇省太湖辦統計,今年累計打撈藍藻237萬噸、水草7萬噸,藍藻打撈量是去年同期的1.5倍。

按照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秦伯強的建議,太湖治理必須“先控源截污、后生態恢復”。

“在治理中,我們也發現單獨靠撈藍藻,治標不治本。所以對太湖岸線的小化工廠等工礦企業都實施關停,岸邊拆遷后老百姓也在附近安置。”濱湖區經信局副局長錢安均說道,截至目前,濱湖區已關停化工企業76家,並在太湖岸線建立了核心保護區。

數據顯示,太湖無錫水域總氮、總磷濃度分別下降了54.4%、38.9%,好於2007年以前的水平﹔2007年,15條主要入湖河流9條水質都是劣Ⅴ類。現在,3條是Ⅳ類,12條是Ⅲ類。

經過10年治理,太湖水質總體上已好於1997年以前的水平,並保持了穩中向好態勢。朱鐵軍感慨地說:“治太讓人老了10歲,但太湖因此年輕了10歲。”

治理走向深層次,產業發展更和諧

初步實現經濟和環境協調發展

打撈湖面藍藻,拆遷岸線民居,關停污染企業……隨著太湖治理的推進,治理難度也越來越大。治理工作也從太湖沿岸延伸到了河浜河道,從城市污水延伸到農村生活污水,從工業點源污染延伸到了農村面源污染。

胡埭鎮是目前濱湖區唯一沒有接入城市污水管網的地區,但治理工作不能等。濱湖區水利局工作人員季偉忠告訴記者,胡埭鎮的這11個村位置偏遠,政府已考慮接入分散式污水處理設施。“別看每家每戶的生活污水量少,但積少成多,這些生活污水都會流入河流湖泊,增加水體的富營養化程度。”季偉忠說得很實在。

责任编辑: